打印

[连载] 【西幻】奥尔帕特的魔女们(同步更新至十二章)

  之十一啊!魔法之都奥尔帕特(下)

  食梦者梅丽尔坐在镇口的矮墙上,又一次喝的醉醺醺的她独自傻笑着,看着
那条顺着大路延续的一长串凌乱的营火锁链。

  通红的营火,在黑丝绒一般的黑夜里闪动,映照着那些被喜悦包裹,向往着
美好未来的人们。

  「喧闹、无人入睡的夜晚。」饿着肚子的食梦者端起怀里的酒罐,大口大口
地往嘴里灌酒,营地里的说话声,叫喊声,笑声,以及远远近近的歌声,变得越
来越朦胧。

  「你不用特地背着我喝酒的,梅丽尔。」魔女伊莎贝拉悦耳柔和的清晰笑音
突然自矮墙下面传来,惊掉了食梦者手中的甜酒。

  「我以为你和那些正在讨论奥尔帕特未来命运的英杰们在一起。」慵懒微醺
的食梦者咧嘴笑着,然后身子一歪,大刺刺地从矮墙跌进下面的灌木丛,然后毫
发无伤地站起,一边抖落沾在身上的枝叶,一边来到端着满满一罐新酒的魔女面
前,故意问道,「这是给我的?」

  「我又不会喝。」伊莎贝拉微笑着将酒送到梅丽尔面前,「不懂军事的我在
那里我又插不上什么话,不如来陪陪老朋友。」

  「我真是感动的要哭了。」梅丽尔并没有真的哭,她与伊莎贝拉的友谊早就
过了需要用泪水来升华的层次,她接过挚友送来的酒,大口大口,豪爽地喝了个
精光。

  「人们似乎要狂欢到很晚。」

  「我已经习惯了,光之女每到一个新镇子,都会带来一场狂欢。」梅丽尔将
空掉的酒罐随手一丢,然后盘着腿坐到地上,一半是羡慕一半是诉苦,「没办法,
待在奥尔帕特的精神支柱身边,我就只好做挨饿的准备。」

  「我这不是来了么。」善良贴心的伊莎贝拉说完,就斜躺下来,头枕着梅丽
尔的腿,眼睛仰望着繁星闪耀的夜空,一个从内心深处生出来的甜美微笑,在她
那清秀温和的脸上绽开,「我该数点什么么?」

  「你还记得……」

  「难道你已经忘了么?」

  「数星星就好了。」食梦者当然没有忘记。

  塞尔娜·晨星回到自己帐篷时,女术士艾尔诺拉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军事会议开的还顺利么?」看到她的朋友回来,女术士将桌上的茶杯朝女
佣兵那边推了推,「我为你准备的药茶,可以保护你的嗓子。」

  「谢谢,但我并没有费太多口舌就说服了他们。」塞尔娜笑着接受了女术士
的好意,饮了一口药茶,然后耸耸肩,继续说道,「他们都被两个边境兵团回援
和希塞里斯领军随后侵入奥尔帕特的消息吓到了。」

  「英格拉姆的确不是那种会老老实实遵守约定的家伙,但这也是我们选择和
他做交易的原因。」女术士漫不经心地说道,「聪明人懂得权衡利弊。」

  「英格拉姆的军队在侵入奥尔帕特后,行军速度变得十分缓慢,他在等我们
和科古恩军战斗的结果,如果我们打的两败俱伤,他会趁虚而入,当然,我们不
会斗的两败俱伤。」塞尔娜点点头,轻蔑地一笑,「英格拉姆自己愿意搞武装游
行,我们也没资格反对。」

  「应该说,这也在我们的计划之中。」女术士的脸上也泛起了让人难以捉摸
的笑容。

  「我本来想说的委婉一些……但确实就是这样。」塞尔娜放下茶杯,与艾尔
诺拉相视一笑,然后她将话题换到了别处,「对了,你看到我的副官哈比拉了么?」

  「我也正想问你有没有看到那位好精灵呢。」女术士没有直接回答,但她们
两个人笑得更开心了。

  塞尔娜和艾尔诺拉问到的那两个小家伙,此刻正坐在营地外面一个大树的树
枝上,大声密谋着一个大胆的计划。

  「哈比拉不认为这是个好的主意……」鹰身女妖不安地瞧着她身边那位精灵
朋友,少见的在树精灵面前露出为难的表情。

  「相信我,这个计划万无一失!」信心满满的树精灵拍拍哈比拉的翅膀,示
意她放宽心。

  哈比拉喜欢和琳恩·飘叶在一起,待在树精灵身边,她的心情就会变好,心
里就会喜盈盈的,如同路旁盛开的鲜花。这种感觉原本只有在和塞尔娜在一起的
时候才会有,如今,和树精灵一起也有了相似的感觉。

  相似,但不相同。

  哈比拉将温柔善良的塞尔娜当成了自己的母亲,将美丽活泼树精灵看做了自
己的姐姐,憧憬的对象,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变得和她一样聪慧英勇。

  她觉得自己应该听树精灵的话,但这一次她对树精灵这个异想天开的计划实
在是没有信心。哪怕飘叶现在正拍着胸脯对她做保证。

  「哈比拉是带过不少人上天,但她都是没过多久就把他们丢下去了。我从没
试过要带谁飞那么长时间,飞那么高……」

  「既然你这么不放心,那我们现在就来试一试。」来了干劲儿的树精灵双手
一撑树枝,轻盈地站在了微微晃动的枝桠上面,让哈比拉也赶快行动起来。

  在树精灵的一再坚持下,愁眉苦脸的鹰身女妖不得不扇动翅膀飞到她的头顶,
鸟爪轻轻放在她的肩上,然后逐渐用力抓紧,拍着翅膀,带着树精灵飞上了天空。

  「怎样,我们精灵是不是很轻盈?」虽然两脚悬空的感觉确实有些不适,虽
然肩头被鸟爪抓得有些吃痛,但在能够拥抱天空的喜悦面前,这些全都不是问题。

  「哈比拉还是很担心……」和开心到忘记自己为了要到天空中来的树精灵不
同,鹰身女妖依旧忧心忡忡,她总担心会出问题,到时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万一,
可就连补救得机会都没有了,就在这时,一段悦耳的歌声在她的耳畔回响起来,
随着动听的精灵歌声响起,哈比拉那颗高悬的心缓缓落了下来……

  「飞高一些,哈比拉。」繁星之女哼唱着曼妙空灵的精灵歌谣,为她的伙伴
带来平静与勇气「再飞高一些,哈比拉,让我们将歌声带到那繁星之中………」

  一阵夜风掠过,裹走了一段回荡在空中的歌声,这段如银铃般悦耳的精灵歌
谣欢快地打着旋,落在不远的山坡上,钻进正蜷在那里休息的红龙耳朵里。

  被歌声唤醒的德拉贡妮娅睁开眼,没费多少事就找到了歌声的来源,她眯着
眼看了一会,竖起耳朵听了一阵,然后就没了兴趣,继续埋着脑袋睡下了。

  她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腾空而起,以巨龙之姿在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
在天上嬉闹撒野的小家伙面前现身,让她们知道自己在统治天空的王者面前有多
么的渺小,但她马上打消了这无聊的想法,如果吓到了她们,不!她一定会吓到
她们,到时候,那个唱歌很好听的尖耳朵要是掉下去的话,她还得费心去营救。

  太麻烦了……

  同样觉得麻烦的,还有半猫女刺客。

  她被蒙上眼睛请上一辆马车,一路颠簸着在领都里绕着圈子,最后驶进了领
主府。

  要见半猫女的人——「智囊」塔德费劲了心机,不想让半猫女知道她去了哪
里,也不想让玲珑塔上的那个人知道他请了女杀手。

  蒙眼布被取下后,她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间漆黑的小屋子里,她的猫眼刚刚
适应这黑暗的环境,前方就传来了打火石的碰撞声,随后,一根烛台被点燃,在
三簇烛火的映照下,戴着兜帽的塔德出现在半猫女面前。

  「海杰拉尔之影……」塔德稍稍抬起头,看着半猫女,他的脸庞随着烛火的
晃动忽明忽暗,「必须承认,我一开始以为坐在我面前的会是来自艾泽梅的刺客。」

  「如果他们不招惹她,你会等到他们。」女杀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腰间那
把仍沾着斑斑血迹的匕首。

  「我在等最好的那个,无论他来自艾泽梅还是来自海杰拉尔。」塔德一边说
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写着一串名字的纸,「细索皮克和影弓普莱卡被你杀死
在黄昏巷。」

  半猫女现在知道了那个死在自己猫尾下的杀手的名字,也知道了那个伤到自
己的杀手名字。

  「之后,在尖角帽酒馆的后巷,你又取走了三名刺客的命……」

  半猫女点点头,她的记忆随着塔德再次念出那三个人的名字,而一并跟着回
到了那场发生在后巷的厮杀中……

  从尖角帽酒馆离开后,她故意走去后巷,果然,一直埋伏在酒吧附近的三名
刺客也跟了过去,先一步在后巷布置了伏击点。而半猫杀手则毫无防备的进入了
后巷,看来是步入了他们的圈套。

  「猫步嘉儿」最先发难,她从屋檐上跳下来,在离价值一千金币的半猫女背
后不到五步远的地方落下,然后迅速无声地接近,她的速度飞快,无愧于她「猫
步」的称呼,没有人能够在被她从背后割断喉咙前听到她的脚步声。

  没有人!

  但猫可以!

  「猫步嘉儿」毕竟没有真正的猫步,更何况那还是一只早有准备的猫。

  在嘉儿冲出第一步的同时,半猫女迅速转过身,面对着她那张惊讶的脸和临
时改为刺击的匕首,左手抓住她握着匕首的手腕,用力一扭,将对方的攻势化解,
然后右手接住从嘉儿手中掉落的匕首,快速向前一步,用匕首猛刺对手的肋下,
接着松开钳着嘉儿手腕的手,以奇快的速度闪到她的背后,趁她双手开始捂向自
己伤口的功夫,一脚踢中她膝盖后面的部分,用锋利的猫爪毁掉了嘉儿的猫步,
是她无力地跪在地上,最后,真正的猫刺客将匕首对准她的后脖颈,狠狠刺了进
去。

  「猫步嘉儿」死尸轰然倒在血泊之中,而迅速搞定的这一切的半猫女身上甚
至没有沾到一滴血。

  屋檐上另外两名目睹了这一切的刺客本来有时间出手营救,但作为伏击者的
他们却突然遭到了伏击!

  之前在尖角帽酒馆帮了半猫女,并与她结成同盟的神秘女从两名杀手身后跃
出,在空中就抽出她的兵器——一柄只有单面开刃,比匕首稍长,比短剑要短的
奇怪小刀。

  从没料到有人会从自己的背后发起攻击,当「狼骨」布兰顿听到身后发出声
音才转过身来时,神秘女那闪着寒光的小刀已经到了他的眼前,要不是一旁的
「巧手」比尔及时推了他一把,他早已命丧当场了。虽然暂时躲开了致命的一击,
但他的肩膀还是被小刀砍中,鲜血直流。

  没等两人从猝然受袭的惊惶中恢复过来,落在房檐上的神秘女又是一击横斩,
逼得他们再也无法在房檐上立足,只得跳进了巷子里。

  局势变成了二对二,无路可退的布兰顿和比尔抽出短剑背靠着背,站成防御
姿势,分别面对着手持匕首的半猫女和握着奇怪短刀的神秘女。

  「你会后悔插手此事的!」肩膀手上的布兰顿怒吼着,以此来为自己壮胆。

  半猫女和神秘女不需要为自己壮胆,初次合作的她们分别相中一个对手,从
两边同时发动了攻击!

  战斗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便结束了。

  半猫女优雅地侧身,躲开了短剑的刺击,然后她的手腕精妙地一转,割开了
比尔握剑的手腕,再向前一步,冲到对面布兰顿的下面,匕首向上一次,从他的
下巴一直穿进脑袋。

  再另一边,神秘女同样快速前冲,用短刀格挡住比尔的短剑,然后刀刃顺着
剑锋向前,划出一道火花,接着一旋一斩,斩断了比尔持剑的手,和半猫女一样,
从另外一侧来到布兰顿面前,双手握刀,向前一划,让对手的内脏流了一地。

  「他们是自取灭亡。」从记忆中回到现实的半猫女少见的露出了笑容,她得
意不是因为塔德对她杀人手法的称赞,而是她通过塔德的描述了解到了一个有价
值的信息,他并不知道神秘女的存在。

  所以,他现在在房子附近布置的人手才会不断的消失……

  想到这里,半猫女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我这里有一份委托。」还不知道外面正在进行着一场冷血屠杀的塔德将一
卷密封的羊皮纸推到半猫女面前。「至于酬劳,我保证令你满意。」

  「她相信你会。」半猫女打开羊皮纸,看了眼上面的名字,脸上的笑容变得
让人难以捉摸,然后冷血的女杀手抬起头,话语中带着一丝戏谑的歉意,「但在
这之前,她先接到了一个委托,有雇主托她向你转达一份谢意。」

  「谢意,什么谢意?!」听到谢意,塔德反射性的警觉起来,但是一切已经
晚了……

  「很有趣的游戏,但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半猫女传达完消息后,就割断
了塔德的脖子。


[ 本帖最后由 sd225597 于 2021-1-21 20:5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d225597 金币 +50 发帖辛苦啦! 2021-1-21 20:52
  • sd225597 贡献 +1 发帖辛苦啦! 2021-1-21 20:52

TOP

             之十二佩露法斯之战

  塔德在戒备森严的领主府内被谋杀的消息传出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科古恩
领主兰登·米尔的统治快要到头了,甚至连兰登·米尔本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在
收到智囊的死讯后,生怕自己会成为第二个刺杀对象的他不但没有第一时间站出
来维持领都的稳定,反而彻底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躲进那副华丽的大棺材——
玲珑塔里不出来了。而那些赶到玲珑塔来,试图说服他出来主持大局的领民们,
也全都被他那些从领都四处调集过来保卫玲珑塔,对他绝对忠诚的近卫兵们拒之
门外。

  一时间,领都佩露法斯被搞得人心惶惶,如果魔女伊莎贝拉的大军趁虚而入,
后果将不堪设想,然而,她的军队却依旧按部就班的执行着收复七镇的计划,白
白浪费了快速收复领都的机会,让雄狮巴普洛克的援兵及时赶回佩露法斯,稳定
了城内混乱的局势……

  挽救了城内的危局后,愤怒到极点的巴普洛克立刻带人闯进了玲珑塔,他要
为自己的朋友讨一个公道,那条盘踞在塔中的毒蛇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厚重的战靴踏在楼梯上,发出咚咚的响声,死劲地握紧手,指甲快要扣到手
心里,巴普洛克毫不在意!

  路过一处楼梯转角时,战士的直觉让他稍微停了一下,似乎有什么轻轻碰了
他的身子一下,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急于找凶手算账的巴普洛克于是继续
前进!

  上到最后一层的科古恩雄狮大步来到走廊尽头,不等寝室门口的两名护兵开
口,就一把将他们两个推开,怒气冲冲地踢开大门,然后,时间就在这一刻凝固
了。

  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展现在这位忠诚的百战老兵面前……

  「怎么,不想给你的领主大人保留一点点脸面么?呵呵呵呵……」那条正盘
在领主身上的白花花的毒蛇面对雄狮的目光,依旧肆意地来回游走,吐着鲜艳的
信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廉耻之心。

  沉默的雄狮的关上了房门,抽出大剑插在地上,咬着牙等在门外。接着,里
面传来那个越来越不值得他维护的领主大人狂躁的咒骂声和仓促穿衣的声音。

  还有那条毒蛇愈发放肆的笑声……

  突然,门从里面被打开了!竟是那条巴普洛克最想杀死的毒蛇,妖艳且衣衫
不整的苏亲自为他打开的。

  「这么快就拔剑了,连你也忍不住想要刺我一剑么?巴普洛克——大人。」
看到巴普洛克那把出鞘的利剑,双手扶着门边的苏非但没有害怕的后退,反而更
往前探着身子,故意用娇媚的姿势点燃雄狮的怒火,用诱惑的魅音挑动他向自己
攻击!

  她的挑逗如愿招来了巴普洛克的攻击,雄狮怒吼着挥出一剑,重剑剑锋自下
而上猛挑,恨不得一举将那条毒蛇分成两半!然而他这有如雷霆般气魄的全力一
击却遗憾的落空了,厚重锋利的剑刃重重砍在门框上面,那条狡猾的毒蛇奸笑着,
留下两片送给雄狮去斩断的纱衣,如鬼魅一般飘到了刚刚穿好衣服的领主身边,
炫耀似的在所有人面前展示着自己曼妙迷人的胴体。

  「你到底要干什么!」先是搅了自己的好事,然后又用剑砍自己的情妇,感
到自己被深深冒犯到的兰登·米尔正要发火,无鳞毒蛇的白牙就轻轻衔住了他的
耳垂,将那名为爱欲的毒素重新注满他的全身,刚刚还怒不可遏,准备惩罚的巴
普洛克的科古恩领主,眼睛里又全是苏的影子了……

  「你的铠甲怎么了?上楼的时候被蹭破了么?」妖魅的毒蛇一面在大庭广众
下与自己的情爱傀儡缠绵在一起,一面若有所指的提醒仍在震惊中的巴普洛克检
查下自己的铠甲。

  直到这时,巴普洛克才注意到自己胸甲的右侧,保护自己肋部的区域不知道
什么时候被割开了一个口子,对方明明有机会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杀了自己
却没有那么做,而只是破坏了护甲,就算是他这样的莽夫也明白这是对他的警告。

  现在,他总算知道塔德派去刺杀苏的刺客都是如何消失的了……

  愤怒化作了失望,失望转为了惊惧,巴普洛克紧攥着手中的大剑,仿佛只有
手中拥有武器,才能压制住自己惊怕的心神,他强作镇静,抬起头与苏对视,期
望能在双方眼神的交锋中挽回一点颓势,然而,从对面射来的却是两道凶猛的,
如野兽一般冷峻的寒光,阴冷透亮,似白森森的剑影直接刺穿雄狮的灵魂。

  好在,这寒冷剔骨的冷光只是一闪而过,无意在此让巴普洛克彻底废掉的苏
轻笑着说道:「像你这样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兵,不应该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费心
费力,更不该死的如此没有尊严,所以,到即将到来的大战中去找寻你的归宿吧,
这是我为你书写的结局,这是我为你这样忠诚的臣子馈赠的善意。」

  巴普洛克听懂了苏这段话里的意思,明白了他们所有人的归宿,在清楚知道
他所效忠的领主兰登·米尔已经无药可救,领都佩露法斯,整个科古恩难逃易主
的结局后,他的心中没有了恨意,只剩下了战士的荣誉。

  勇猛的雄狮放下了一切,他收起剑,鞠躬接受了毒蛇给他的善意,然后转回
身,骄傲地走下玲珑塔,准备去迎接自己最辉煌的时刻了……

  四天后,成功控制了七镇,魔女伊莎贝拉的起义大军兵临领都佩露法斯城下!

  由于同时收到希塞里斯大军距领都只有两天路程的消息,加之起义军在到达
佩露法斯后选择按兵不动,并不了解双方实际关系的巴普洛夫认为伊莎贝拉是在
等与英格拉姆两军汇合后共同向领都发起进攻,于是,他决定主动出击,抢在两
军汇合前,先行消灭伊莎贝拉的起义军。

  巴普洛夫的判断并没有什么问题,伊莎贝拉的起义军看起来人数众多,但大
多数都是战力低下的七镇领民,真正有战斗力的只有奇迹女神塞尔娜的蓝宝石佣
兵团,击中自己的全部的三个兵团六千人,以六比一的优势兵力对付那一千人的
佣兵团,足矣弥补双方战力上的差距。只要消灭了师出有名的起义军,英格拉姆
的军队就不足为据。

  这是巴普洛夫唯一的胜机。

  然而……

  当那振聋发聩,令战场上所有人胆寒的龙吼声从天空中传来,当震撼的龙影
从云层中穿出,当鼻孔中喷着硫磺气赤色巨龙俯冲下来,用死亡的烈焰席卷了巴
普洛夫那刚刚展开的三个军团后,科古恩的雄狮和站在玲珑塔上观战的兰登·米
尔都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了。

  但是战斗还在继续下去,因为雄狮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求生和被俘,他收集
剩余的士气犹存的残兵退入领都,与紧跟其后涌入城中佣兵团展开了厮杀,这些
一路跟随巴普洛夫走到现在老兵们此刻不再是为了领主而战,为了科古恩而战,
而是和他们的狮王一样,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选择默默地、阴郁地、庄严地战
死……

  巴普洛夫并没有在巷战中战死,他在巷战开始没多久就离开了主战场,他这
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因为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天空中除了那只盘旋吼叫的巨龙外,还有一对小小的身影,鹰身女妖哈比拉
正带着她的精灵朋友琳恩·飘叶,吃力的穿过战场,朝着方向玲珑塔飞去,按照
树精灵的计划,哈比拉要带着她飞向玲珑塔,将她送上塔顶,由她潜入玲珑塔,
结果掉领主兰登·米尔,只要杀了他,就能直接结束战争,就能少死很多人。

  她们的想法很好,计划也堪称完美,除了被巴普洛克发现这一环节。

  经验丰富的老兵在两个小家伙刚刚飞过城墙时就发现了她们,并且一下子猜
到了她们的计划,于是他立刻赶回玲珑塔,终于抢在她们之前跑上塔顶,待呼吸
平稳后,站在塔顶的他举起了手中的十字弓,锋利的弩箭对准了目标,只等她们
两个飞进弩箭的射程……

  而危险一无所知的哈比拉还在努力的向上飞着,她吃力的带着树精灵,奋力
扇动翅膀,她从没有带谁飞到过这么高的地方,也没飞过这么长的时间,汗水打
湿了她的脸,她的翅膀越来越僵硬,越来越难拍动,抓着树精灵的鸟爪打起了颤,
但鹰身女妖咬牙坚持着,她绝对不会松开自己的爪子,绝对不会让树精灵失望。

  但她飞的越高,就离死亡的陷阱越近……

  就在这时,头顶上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闪了闪,被晃的难受的她眯起眼睛,
往头顶上瞧了瞧,而这一看不要紧,正好看到用十字弩瞄着自己的巴普洛克。受
惊的小鹰惊叫着变换方向,想要从这可怕的伏击中逃离,但一切都来不及了,她
已经进入了十字弩的射程!

  死亡的弩箭从天而降,哈比拉努力的躲闪,也只是让弩箭的准星偏离的自己
的要害,但她的翅膀还是被射穿了,鹰身女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明白自己已
经没救了,但她仍想试着救下自己的朋友,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小鹰鼓足力气,
想把树精灵甩进塔里,但从翅膀上传来的钻心剧痛破坏了她为搭救朋友而做的最
后努力……

  「好在我的信号不是只发给你们两个小家伙的……」在阳台上目睹了这一切
的苏微笑着,光滑纤细的赤足轻轻一拨,将踩在自己脚下的科古恩领主兰登·米
尔那颗死不瞑目的人头踢下玲珑塔,然后一边转着胸前挂着的反着光的月牙饰品,
一边走回寝室,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那天,德拉贡妮娅如约以巨龙之姿飞临陷入战火之中的奥尔帕特城上空,在
分辨出哪些人是女术士艾尔诺拉之前提到的奥尔帕特城守军后,懒洋洋地小红龙
便从空中俯冲下来,红色的死神吸气,吐火,然后远离化作一片火海的地面,重
新投入碧空的怀抱。

  瞧着自己的这了不起的杰作,高傲的红龙满意地笑了,就在她打算就此返回
死水沼泽,继续在龙巢里窝着的时候,年轻的小红龙突然被什么东西晃到了眼睛。

  就在天空的主宰愤怒的寻找胆敢戏弄她的凶手时,她意外地发现,就在自己
斜下方不远处的半空中,一只小小的鹰身女妖正吃力地抓着一个干巴巴的不老实
的树精灵女射手朝着一座高塔的塔顶飞,而那两个小笨蛋居然没有发现有人正瞄
准了她们。

  「反正都来一趟了,顺手救一下吧。」难得出趟远门的德拉贡妮娅决定出手
相救,而就在她开始俯冲的同时,伏击者的弩箭也发射了!

  倒霉的鹰身女妖和树精灵直到弩箭发射时才注意到,虽然鹰身女妖及时扭动
身体避开了要害,但锋利的箭锋还是割破她的翅膀!

  失去了飞行的能力,两个留在半空中的可怜姑娘同时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她
们手脚胡乱挥动,试图在空中抓住什么能救到她们的东西,可惜的是,她们所有
的努力都是徒劳,都改变不了她们正快速向地面坠落的可怕现实,直到巨大的红
影从两人的上方掠过……

  红色的巨龙德拉贡妮娅掠过两只受惊的折翼小鸟,自信且准确用龙爪抓住两
人,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稳稳地握住了两个小小的温血者,且没有伤到她们分
毫。趁着第一次出手救人就大获成功的兴奋劲,得意洋洋的天空公主一个优雅的
翻身,炫技似的将两个惊魂未定的小家伙向上一抛,然后在她们重新开始的尖叫
声伴奏下又翻了一个身,让她们稳稳地落在了背上。

  「唱首歌吧,尖耳朵,你的歌声能让小鹰忘记伤痛。」正提着建议的小红龙
突然感到自己而脊背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碰了一下。

  「你抓住我的心了……」获救的树精灵悄声说着,然后她趁着一旁的哈比拉
没注意,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冰凉的龙鳞。

  「你说什么,尖耳朵?」小红龙没有听清树精灵的话。随后,动听的精灵歌
谣响起……

  伴着优美的歌声,心满意足的德拉贡妮娅带着慢慢开始享受龙背的她们飞离
战场,落在空地上,把她们交给了赶来接应温血者军队照顾。

  然后,善良的贤龙便张开龙翼,骄傲的回巢了……

  与此同时,巴普洛克也迎来了他的最后一战。

  「战胜我,魔女就能重返玲珑塔。」守在玲珑塔大门前的老兵举起了大剑。

  「我将全力打倒你,科古恩的雄狮。」奇迹的女神抽出佩剑。

  奥尔帕特的魔女们回来了!


[ 本帖最后由 sd225597 于 2021-1-23 18:5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d225597 金币 +70 发帖辛苦啦! 2021-1-23 18:55
  • sd225597 贡献 +1 发帖辛苦啦! 2021-1-23 18:55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4 00:44